鲁迅等人写的美食——只看文章就已经在流口水了
2018-09-04 01:4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说起作家笔下的美食,出现在脑海里的就是上学时一篇文章里写到的咸鸭蛋。那时候,我还不知道什么是咸鸭蛋,却看着课文留下了口水。甚至涌起让母亲买几个咸鸭蛋来尝尝的念头。后来,终于迟到了咸鸭蛋,却发现根本不是心心念念的味道啊!真的太他妈咸了!!!我想我可能吃到了假得咸鸭蛋吧!

  我的家乡是水乡。出鸭。高邮鸭是著名的鸭种。鸭多,鸭蛋也多。高邮人也善于腌鸭蛋。高邮咸鸭蛋于是出了名。我在苏南、浙江,每逢有人问起我的籍贯,回答之后,对方就会肃然起敬:“哦!你们那里出咸鸭蛋!”上海的卖腌腊的店铺里也卖咸鸭蛋,必用纸条特别标明:“高邮咸蛋”。高邮还出双黄鸭蛋。别处鸭蛋也偶有双黄的,但不如高邮的多,可以成批输出。双黄鸭蛋味道其实无特别处。还不就是个鸭蛋!只是切开之后,里面圆圆的两个黄,使人惊奇不已。我对异乡人称道高邮鸭蛋,是不大高兴的,好像我们那穷地方就出鸭蛋似的!不过高邮的咸鸭蛋,确实是好,我走的地方不少,所食鸭蛋多矣,但和我家乡的完全不能相比!

  作家池莉是武汉人,也是当代文学作家里面极具特色的一位。她的许多作品中都能够看到武汉的影子。而热干面作为武汉最著名的美食,自然也未能逃脱她的笔下。别得不多说,我先吃一碗热干面为敬!

  热干面配鸡蛋米酒;热干面配清米酒;热干面加一只面窝配鸡蛋米酒;热干面加一根油条再配清米酒;这是武汉人围绕热干面的种种绝配。不是武汉人吃热干面也轻易吃不出好来,美食也是环肥燕瘦的。武汉人为吃到一口正热干面配一碗米酒,可以跑很远的。

  贾平凹是陕西的作家。他的《秦腔》、《废都》,都是极好的作品。贾平凹也喜欢写吃、更喜欢写陕西的美食。羊肉泡馍就是其中之一啦!看着他写的羊肉泡馍,各位恐怕要忍不住打飞滴来趟陕西了呢!

  骨,羊骨,全羊骨,置清水锅里大火炖煮,两时后起浮沫,撇之遗净。放旧调料袋提味,下肉块,换新调料袋加味。以肉板压实加盖。后,武火烧溢,嘭嘭作响,再后,文火炖之,人可熄灯入睡。一来,满屋醇香,起看肉烂汤浓,其色如奶。此羊肉制法。

  十分之九面粉,十分之一酵面。掺和,搅匀,揉到。做馍胚二两一个,若[左食右乇][左食右乇]状,[左食右乇]边起棱。下鏊烘烤,可悠悠温酒,酒未热,则开鏊,取之平放手心,在上骚骚,手心则发痒,此馍饼制法。

  食客,出钱并非饭来张口,净手掰馍,碎如蜂[左月右上夭下韭]。一是体验手工艺之趣,二是会朋友谈艺文叙家常拉生意,馍掰如何,大、小、粗、细,足可见食者性情;烹饪师按其馍形,分口汤、干泡、水围城、单走诸法烹制,且以馍定汤,以汤调料,武火急煮,适时装碗。烹饪十年,身在操作室,便知每一进餐人音容相貌,妙绝比柳庄相师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西安五味巷有一翁,高寿七十。二十年前起,每日来餐一次,馍掰碎后等候烹饪,又买三馍掰碎,食过一碗,将掰碎的馍带回。明日,将碎馍烹饪,又买新馍掰。如此反复,不曾中断。临终,死于掰馍时,家人将碎馍放头侧入棺。

  同学们,掏出你的钱包,来来来,一人一本《雅舍谈吃》了啊!让梁实秋先生告诉你,什么才叫好吃!什么才叫会吃!什么才叫美食!!!看看人家这把烤鸭写得:

  北平烧鸭,除了专门卖鸭的餐馆如全聚德之外,是由便宜坊(即酱肘子铺)发售的。在馆子里亦可吃烧鸭,例如在福全馆宴客,就可以叫右边邻近的一家便宜坊送了过来。自从宣外的老便宜坊关张以后,要以东城的金鱼胡同口的宝华春为后起之秀,楼下门市,楼上小楼一角最是吃烧鸭的好地方。在家里,打一个电话,宝华春就会派一个小利巴,用保温的铅铁桶送来一只才出炉的烧鸭,油淋淋的,烫手热的。附带着他还带来蒸荷叶饼葱酱之类。他在席旁小桌上当众片鸭,手艺不错,讲究片得薄,每一片有皮有油有肉,随后一盘瘦肉,最后是鸭头鸭尖,大功告成。主人高兴,赏钱两吊,小利巴欢天喜地称谢而去。

  所谓一鸭三吃,那是广告噱头。在北平吃烧鸭,照例有一碗滴出来的油,有一副鸭架装。鸭油可以蒸蛋羹,鸭架装可以熬白菜,也可以煮汤打卤。馆子里的鸭架装熬白菜,可能是预先煮好的大锅茶,稀汤寡水,索然寡味。会吃的人要把整个的架装带回家里去煮。这一锅汤,若是加口蘑(不是冬菇,不是香蕈)打卤,卤上再加一勺炸花椒油,吃打卤面,其味之美无与伦比。

  最后,压轴的来了!!!有哪个人敢说他不知道这个作家!!!!本宝宝就问你,茴字有几种写法?

  当然了,作为一枚正经儿的吃货,对《孔乙己》中的茴香豆当然是记忆尤深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padimontcandy.com 版权所有